洪道士

洪道士是小鎮南側的一個小道士,她雖然不像有些厲害的道士可以以一擋百驅盡眾妖鬼,不過她倒也是很認份的在為苦難眾生盡一份力,附近人家的收驚、趨吉避凶都是找她,她儼然像是附近居民的精神支柱。

 

不過她最近老是感到心神不寧,自從小鎮西側靠山那邊有一區說要蓋新學校以後,她就常常覺得怪怪的,哪裡怪? 她也不知道,總是覺得有異樣的氣氛,哪種異樣?她也說不上來,囿於能力不足,她總是算半天而不得其解,平常故事裡的道士總是會有一個更厲害的師父可以問,但是她沒有,她與師父的相遇就只有那麼一次,師父說相遇是緣份,請她繼承衣缽為天下眾生打拼,她那時也是一股熱血,就答應了師父,然後師父便笑著的走了,只留下了一些行腳的筆記跟一個法器,師父走的太快,其實交代給她的也不多,連法器是什麼名字都來不及說,也許這也是另一種緣份吧?

   
師父留下的東西她不敢亂動,她也是努力自己修行很久以後,才知道那把黑色小劍是法器,名字?還是不知,不過她相信劍自然會找到有緣人,在那之前她會好好保存...


正當洪道士還在回想當時與師父相遇那晚的經歷,外頭走來一個神情委頓的人,是小李

 

「小李?」洪道士驚訝的發現小李一付魂不守舍的樣子,她把小李叫進她的道院裡,先灑了點鹽米,口唸真言,「疾!」洪道士右手結劍印,左手灑出半小杯的水,劍印輕輕止在小李額前上方,忽然小李就像如夢初醒般,眼神回復光采,「洪姐?

 

洪道士對小李笑笑「你剛剛碰到什麼了?魂跟魄都有點不太對唷?要跑要跑的

「洪姐...謝了...」然後小李講著剛剛的事情,洪道士皺起了眉頭,難道真是地有問題?

雖然洪道士自從那間新學校動工後就開始覺得氣氛不對,但她倒也還沒親自去看看那邊的情形,不過這下她決定立刻出發去看看。

 

回憶

 

把小李送走後,洪道士簡單帶了幾個東西出門了,她找到一班往小鎮西邊的公車,搭了上去,看著公車在晃,洪道士心情複雜,剛剛替小李做的鎮魄,她做過不下百次,只是每次做都還是百感交集,每次都會讓她想到那個晚上,與師父相遇的那個晚上...

   
雖然她從小體質稍具靈性,常撞鬼卡陰,累的父母常帶她遍走四方廟宇,但每次也都安全度過,都怪那次太剛好,在彰化一個父親朋友的廟收過驚,父親想安撫小孩,便說要帶去鹿港玩玩,反正不太繞路,便這麼驅車前往了。

她都還記得那天晚上她與媽媽在車上唱的歌,只是歌聲在車子駛入一條安靜的街後停下,父親在張望找路牌,母親在奇怪街上怎麼這麼靜,靜到沒車沒人,她已經嚇哭了,怎麼會沒人?有一個臉黑長舌的婦人已經貼在窗外,猙獰的想進來,只是車子似乎令她無法進來,洪道士猜想可能是當時車子後視鏡上有掛一本小小本口袋型的白衣神咒,母親見小女孩哭還道是沒跟著唱歌,正要試圖安撫孩子,父親卻說「我下去問路去....」,車門應聲開,而當時的她只記得接下來的父母叫喊,然後是後面更多人急急忙忙打開車門的喧嘩

「出事了出事了.....

「被抓替死啦...

「又跑了.....快啊....

然後是很久很久的混亂...

 

洪道士今天知道,那是鹿港的習俗,地方上有人自殺時,因懼怕其怨氣,所以會挑定日子由神明親自押送自殺怨靈,儀式所經的路會提早告知,那時家家戶戶會在門上貼滿符咒,當地人可是看都不敢去看,但還是會有外地人不小心遇上,而被怨靈給抓去當替死鬼。

然後她遇到了師父,師父很慈詳的走了過來,跟她說話,而她只是呆看著躺地上的父母發愣...就像靈魂跟意識不是自己的,然後師父就像剛剛洪道士所做的,灑鹽米,結劍印輕點,那一瞬間就像從發呆回到現實般,她像取回身體與意識的控制權,看了一下眼前這位陌生人,她的眼神又回到父母身上,耳邊則是師父的聲音...

「妳的父母是被自殺的怨靈給抓走的,我剛剛已經試著跟城隍問過了,但是它恐怕也不能做主...」「孩子,我知道妳短時間內恐怕不知如何自處,但妳一定要記住,命運一定要自己面對,不要想去逃避...就像妳常遇到那些彼岸的朋友們...

這番話引起她的注意,朋友? 這人竟說那些干擾她的可怕東西是朋友?

「妳的父母曾經試過把妳的這種體質封印掉,不過這樣是不健康的,傷身,態度也...
,要知道,彼岸的朋友們經常都是過的比我們還苦,我們有衣食,能有活的感受,但是,
彼岸的朋友卻多半只是活在一個小小的執念裡,它們不能感受快樂、悲傷,妳知道嗎?
在我看來,能幫助彼岸的朋友,是最快樂的事,妳稍具能力,更是應該把握呢..."

封印? 她不知道,也許以前父母曾經要某個神檀封掉她的靈異體質吧? 不過她已經
被這人的話吸引了...她試圖理解這些生、死、輪迴、報應,好像這些話具有力量,帶著
她在想...她好像暫時忘記了恐懼...

   
「天師...時間不多了,你再多話下去城隍很困擾喔...」不知哪傳來的聲音,她眼前的這個被稱做天師的人笑一下。

 

「這七爺真好心...怕妳嚇著啦...只隔空傳音呢...」「孩子,最後再跟妳說一件事...這是我小小的期望,等一下妳找到一個叫做『月兒』的人,他會告訴妳的...」「相遇即有緣,妳要把握自己的每一次善緣、福緣,努力解決每一次的惡緣...」天師笑著遠去,而她還停在天師的話裡,猛然感覺到週圍一陣嘈雜與熱流...

   
「醒了醒了」 「小朋友...妳還好嗎?」

她又迷惘了,這裡是?周圍的佈置,白色床單,看起來像是....

「醫院?」 她脫口而出,眼神則停在旁邊幾個奇裝異服的人身上...
   

「是醫院,小朋友你現在有感覺到什麼不舒服嗎?」 旁邊的醫生跟護士見到她醒了,上前詢問,她只搖了搖頭 「嗯...好吧...那妳先吃一些維他命,休息一下,看看狀況,應該只是驚嚇過度... 醫生於是又旁邊忙去了,她現在才又發現旁邊不時會有人被推進來,每個醫生跟護士都像是在賽跑一樣拼命....
   

「急診室?」 她喃喃自語...
   
「對... 旁邊那些奇裝異服裡頭的一個胖子說話了,他搓搓手...

「小朋友...現在要跟妳說這個可能...妳可能不是很能接受,但是,嗯...幾個小時前,妳的父母......他們運氣不是很好...碰到一些事情...所以......抱歉...讓你們....

她有點印象剛剛的事情了....「自殺的怨靈?」 她無力的說,旁邊的眾人則是全部都嚇的站起來「小朋友妳....怎麼知道?」她也沒有思緒回答,因為她慢慢想起剛剛一些事情了...

 

對於胖子的話她根本沒有在聽,「因為這算是命案,照例還是得警察處理...所以妳才會在這個醫院 「警察在試著連絡你的親戚...

 

任由胖子說了一陣子後,她茫然的問「爸爸媽媽呢?」
「呃...」旁邊的人都不知道怎麼回答好

 

「你是誰?」她又一問,那胖子也是一愣,打了一下自己的頭

「對不起我忘了先自我介紹了,呵呵我常這樣急性子忘東忘西的...先介紹我自己...我是日月宮的人...大家都叫我胖大...說是因為我胖的太離譜啦....」胖子一一介紹在場的幾個人,她也不是很用心聽,現在她的腦子裡還在混亂中...

不過.....

 

思緒拉回公車上的現實.....洪道士覺得怪怪的,雖然他沒有來過小鎮的西側山邊,但是公車照理說不會開那麼久吧?洪道士神經開始緊繃起來注意四周的情形,看著公車開呀開,周圍仍然是街道,但是,好像怪怪的? 哪裡怪? 這個方位好像怪怪的,忽然洪道士站了起來...



洪道士禮貌的叫了一下司機,「司機大哥?」「啥?」 「可以讓我在這裡下車嗎?」
於是司機讓洪道士下車了,不過洪道士臨下車前跟司機小小聲的說,"司機大哥,等一下
如果看不清楚路一定要先停下來啊! "

"
笑ㄟ...你司機我是沒有看路開車的喔?" 司機頗為不悅,不過洪道士欠欠身,便下車了

洪道士下車以後也不急著走路,開始往四周環顧,一邊唸著一些六十四卦的詞兒...
"
乾上震下...坎上兌下...坎上離下..."一邊繞過幾根電線杆,行進方向也是不斷在改,
最後,洪道士在一個水溝蓋旁停下,她看到旁邊有一名老先生,於是她過去向這個老先生
打招呼...

"
...老先生...可以打擾一下嗎?"
"
我不是老先生!" 這個頭髮花白的人卻只回這句話
"
喔喔...不好意思......這位先生可以打擾一下嗎? 我想問幾個問題..."
只見那個人轉頭過來,的確,除了頭髮白以外,他看起來並不老
"
我不填問卷,也不會跟妳買東西的!"
洪道士呵呵笑起來了..."我不是推銷東西的...我是想問...你住這邊嗎?"
那人又緊張起來了"...要幹嘛?我沒得罪妳"
洪道士不理他直接問 "你會不會常在這邊迷路?"
那人有點訝異 "妳怎麼.."
洪道士又問:"你會不會常常在這附近遇到狗群打架?"
那人又更訝異了...

洪道士想了想,"最後一個問題,小鎮西側這邊,溼氣一直以來都很重嗎?"
那人多愣了幾秒後,
"
...其實以前也不會耶...不過...最近確實溼氣莫名奇妙重很多,以前是很偶爾的..."

洪道士沉默了一下,"是不是大概三年前、四年前還有十年前左右?"
那個人很認真的想了一下,"三、四年前好像是有兩次,十年前...那時我還沒搬來呢..."
"
你是做生態調查的啊? 溼氣與狗群的浮躁度?"
洪道士瞬間被這個冷笑話凍了一下,"先生...謝謝喔...@@||| "

洪道士打算離去,不過又想起了真正目的 "先生先生...再問一下...你知道泉新高中的
新校預定地要怎麼去嗎?"
那人又訝異了,"這位小姐大大...妳沒在看嗎?",那人指向洪道士後方約兩百公尺處,
預先做好的校門,「泉新高中」,可顯眼呢...

洪道士一邊道謝一邊走過去,都怪剛剛太專心按照陣法走,沒注意到路旁的其他東西,
剛剛洪道士在公車上,便發現街道的方位隱然有幾個陣法的感覺,又加上公車開的有點久
讓她心下懷疑,決定下車探探,下車這一探,果然有陣,陣法隱含在一般街道中,不會刻
意的使人迷路,但受陣法影響,公車路線會避開某些地方,一般人們的行走也會不知不覺
的避開那些方位,這些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形成的陣就會較為陰森,甚至較兇...

洪道士依據陣法鑽進來後,竟然就是停在這所高中的新校預定地旁,這令洪道士心上
更添疑慮...而走近這所新校預定地,洪道士已經有點壓迫感,不是很舒服...然後她看到
堆在校門口的土堆,還有旁邊的一個甕....

養屍地



洪道士看著這個甕心想,"應該就是讓小李遭殃的甕....",她謹慎的接近這個新校
預定地,然後她注意到這些堆在校門口的土堆,顏色...很接近一種最差的土地...土中
大量的帶著灰或黑,看起來好像還有點黏黏的...

正當她還在試圖串聯剛剛街道上的陣法是否跟這個學校、這個學校的地質有什麼串聯
時,她眼前的工地嘈雜聲忽然安靜了不少,詭異的安靜使洪道士立刻跑進去,這個新校地
還頗大的,好幾個小土丘已經被整平,另外有幾塊地方都已經挖開到地下一兩樓的深度了
,放眼望去,所有挖開的土層都有共通的特點 - 表面下約幾尺後,都是呈現一種灰、黑
的質地,她不禁脫口而出:"養屍地!"

視線又望向前方,她差點跟一群忙亂的工人們撞個正,工人們緊急的抬著一個受傷
的夥伴出去,吵鬧中還聽到此起彼落的吼聲..."趕快再拿幾個擔架來啊..." "救護車到
了沒? " "快點...先固定他的左腿,不要讓他二次骨折..." 只見得工人們忙著進進出出
搶救受傷的同伴,她見此情形,先退到一旁去,雙眼閉上,手上折起了一張符紙,嘴裡
開始喃喃禱告 "奉天之名,弟子洪婷沁在此祈求...",祈福完畢後,她跑到一個看起來
像是在指揮大家的人旁邊...

"
你好...敝姓洪..."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那個人嚇了一跳,洪道士接著說 "我本來是
來問一些事,不過剛好碰到你們有狀況,請問有需要幫什麼忙嗎?" 那個人盯著他幾秒
"那妳會處理擦傷跟骨折嗎?" "會一點..."洪道士回答,眼睛卻瞧見後方的工地上方
泛著淡淡的紅色...

"
這樣子好嗎? 我們剛剛發生一些意外,有幾個夥伴受到很大面積的擦傷以及一些骨折,
能不能麻煩妳幫我看一下他們的傷勢,然後做一些緊急處理? " "好的好的...當然沒有
問題!"洪道士立刻答應,跑到旁邊那幾個擔架旁...

"
小陳?" 洪道士意外的發現一個鄰居,不過小陳看來暫時無法回答她,小陳傷勢
屬於比較嚴重的一個,看來已經痛到都快昏了,她立刻先蹲下來,跟旁邊的工人要來大
量的開水設法清洗小陳腳上的傷口,擦乾後則用布先蓋著 "小陳...先喝一點水...不然
會脫水..." "..." 小陳勉強擠出一個字,字尾還有抖音...

洪道士忽然輕輕拍打小陳的左膝蓋以下,這個動作於外人看起來似是無意義,不過其
實洪道士剛剛左手結了印,驅散小陳左腳上的一團紅色的奇怪氣體,洪道士接著又塞給小
陳一很小的小布包, "小陳,這個拿著...等去過醫院之後,把它燒掉,記住喔不要亂丟
,也不要在醫院外面燒掉,出院後到土地公廟前面燒,順便去感謝一下土地公保佑..."
小陳雖然不會像小李常去找洪道士,不過他也是知道洪道士不會亂騙人,小陳點頭答應了
.."
洪姐...謝謝..." "別客氣...不要再多話囉...等一下救護車就來..."

不過救護車一直沒來,洪道士又幫著包紮旁邊的幾個受傷工人,耳邊聽到旁邊一個
氣急敗壞的聲音 "林阿剛!! 我不是叫你去叫救護車嗎? 救護車呢?" 剛剛那個在指揮
的人怒斥另外一個工人,只見那個工人又害怕又疑惑的回答, "張大哥...我一開始就已經
叫了啊...而且他們告訴我剛好有空車,馬上就可以來了..." 說到這裡,這個叫林阿鋼的
工人停了一下,這個工頭張大哥則是眉頭皺的很深, "而且...而且..." 林阿剛似乎欲言
又止,"而且!!! 而且什麼啊? " 張大哥耐性似已全無,大聲的接話,把林阿剛嚇個
半死, "而且我後來查詢過醫院啊...他們說已經開出來了...不是該到了嗎? "

張大哥眉頭已經沒辦法在皺的更深了,不過洪道士卻站起來走向那個林阿剛...
"
...你好" 洪道士輕輕拍著林阿剛的肩膀,林阿剛一愣,不過如果他也知道洪道士
正把它肩上的紅色怪氣拍掉,他一定會受到更大的驚嚇...
"
妳是..."
"
我只是一個路人,不過,你曉得醫院在哪個方向嗎?" 洪道士笑笑
林阿剛指向北邊,洪道士盯著北邊天空看了幾秒,然後她往校外跑...

"
乾上坎下...坎上震下...震上兌下..."洪道士又是喃喃的唸著這些方位,照著陣法鑽,
只是,洪道士心裡又是更不舒服,剛剛從學校東邊過來的方位尚是吉凶參半的卦,怎麼到
了北方的幾卦卻是連著的凶卦...很快她聽到了救護車聲,響徹雲霄...她向救護車招了招
手,而救護車司機停了下來,似乎也正想問路...

"
小姐請問妳知道..." 話還沒說完便被洪道士打斷," 我知道你要去泉新高中工地那邊載
傷患...讓我上車吧...我帶路..."

救護車司機一臉驚奇,不過還是讓洪道士上了車,洪道士一直有奇怪的指示...
"
等一下右轉,要靠著路邊轉,幾乎要貼到電線杆那樣轉..."
"
最後左轉...這次要從中間的雙黃線開過去..."
司機本來不願意配合這種危險的開法,不過洪道士說了幾句話後,司機還是乖乖聽話...
"
你剛剛應該繞的有點久了吧?感覺周圍都還是街道不過就是找不到該彎的巷子不是嗎?
天色已經開始要暗啦...何不相信我一次呢?"

危險的開過了雙黃線之後,泉新高中出現了...

洪道士很快的跟隨車醫生把幾個傷患送上車,司機開車前洪道士還在叮嚀,"剛剛
怎麼開來的,回去的時候要反著做...我們剛剛開路中間的現在要貼路旁去...別忘喔...
不然會繞不出去... " 司機點頭,他雖然開的莫名奇妙,不過他也是寧可信其有的那種人

現在天已經開始要暗了,工頭張大哥剛剛宣布讓大家提早下工去休息,自己跟幾個
人收拾現場,正當他要下到剛剛出事的坑裡去撿其他幾個工人的東西時,忽然被一隻手
攔下來,是洪道士... "您姓張吧? 聽大家都稱呼您張大哥呢? 能不能先告訴我剛剛發
生什麼事情? 再下去撿東西不遲? " 張大哥很是疑惑,不過那是因為他不像洪道士已經
看見下邊坑口裡的異樣,但是張大哥還是先站起來....

============================
戰鬥...臨! ==============================

待張大哥站起來,洪道士卻先往坑下頭灑下一搓鹽米,又喃喃祈禱一陣,又轉頭面向
張大哥,雙手結心印輕點在張大哥胸前,張大哥雖然納悶,不過想到這個下午以來的事情
,他也頗能接受這樣的儀式,雖然他還不知道這是在幹嘛...

「不好意思...稍微花了點時間...因為這裡不是好地方,所以怕您因為說話而沾了
些什麼,所以我先替您張了個小的結界,不過是很臨時的,現在您盡可放心說吧...
洪道士簡單的向張大哥解釋,說的張大哥雞皮疙瘩掉滿地,開什麼玩笑,照這樣看來
這個地方是到處都有"那個"囉? 媽啊...開工才幾天啊...這裡起碼還要呆個兩年吧...

看到張大哥的神色,洪道士似乎已經猜到張大哥的思緒...
「張大哥?可以這樣稱呼嗎? 我說啊...這裡也許真的是不太好的地方,不過,如果您趕
快告訴我今天發生什麼事情好讓我參酌看看,也許就可以解決問題呀...
「喔喔..嗯嗯... 張大哥把自己拉回現實,走到一旁,開始說起下午的事...

「其實開工幾天以來還沒有什麼事情,是一直到今天下午才怪事不斷,一開始大概一點那
時候,我們怪手壞了,所以我就叫兩個工人下去手挖,我那時候是想說,反正只要再挖
個一兩尺就可以了,可是那時候他們兩個就挖到了一個甕...

這一段洪道士從小李那邊聽過了,但她仍然注意聽張大哥的說法,想比對看看有
沒有小李漏掉的事情,不過聽起來兩人說法一致,而且這應該還不太嚴重,起碼小李當時
沒被沖散三魂七魄,小李體質也頗會卡陰,上次才從陽明山帶了一個回來,不過誰叫小李
那次愛飆車,結果大概磁場太吻合,馬上被一個半年前高速衝撞護欄的傢伙跟...

「小李回去之後,他們也怕怕的...不想再挖那邊,可是施工圖還要再往西邊挖大概
兩尺吧...」張大哥正想用手指時,洪道士卻阻下他的手 「不要用手指,用說的就好..
張大哥真的是雞皮疙瘩掉滿地...難道四周有"那個"... 洪道士見張大哥可能有點嚇到
便解釋道 「張大哥...其實這些彼岸的朋友們到處都是,而且如我們一般愛湊熱鬧,所以
其實您也不用特別擔心哪裡有他們哪裡沒他們,但是,我們現在正要談這附近的事情,若
讓他們也聽進去了,自然不是很好,所以我在你我的身上簡單張開一個結界,讓他們像是
幻聽一樣,以為我們說的事情並不重要或無關於他們...總之不會讓他們特別去注意,但
若一邊說還一邊對事發地方指指點點,這不是太明顯了嗎?」

張大哥頓了頓,斂下心神繼續說 「後來沒辦法,我就先暫停往西邊的進度,要他們
趕快先把北邊那邊的地下室先挖起來,想說能不能趕在一週內先打好一棟的地基,北邊那
邊是預定要蓋五層樓...結果想不到挖了個大概,幾個人下去測量的時候,整個地下室最
北邊那邊地面就像...就像...

「就像?」洪道士下意識的答話...

其實張大哥想說的是就像要把他們吞進去一樣,不過這個時候,天色微暗,倦鳥紛
紛歸巢,張大哥實在怕怕的,於是他接著說 「地面就突然塌下去,他們幾個就跌下去了」
「嗯...那這樣似乎還沒有什麼問題,那接下來你就指揮大家搶救他們嗎?」洪道士問,
但卻發現張大哥眼神閃過相當恐懼的神色...洪道士知道他還有話要說...

「張大哥,如有什麼奇異現象不妨說出來,我們尚有結界保護,還不至於讓這些不
相干的攪進來聽...」張大哥像是在突破心理障礙,他吞了吞口水「其實我那時候說要改
挖北邊的時候,忽然就覺得很浮躁,感覺好像不要去挖比較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
這種感覺,可是我那時候急著要趕進度,也不管,就挖...這聽起來像馬後炮,可是我還
有更確定的一件事情... 張大哥似乎開始激動起來,也許他是要克服恐懼...

「地面坍的那時候,其實我在工寮裡面看圖,我就看著北邊地下室那邊的圖叫他們下
去量一下,他們下去以後我不知道哪裡傳來的聲音,有一個女人的聲音說『門要開啦..
,接著我就聽到隆隆的土石坍落聲,現在想起來,那時候除了我不可能有人在工寮旁邊啊
...
而且,那個聲音很像是從我腦子裡面發出的... 張大哥手上雞皮疙瘩已經掉了又掉
,毛了又毛,但是他恐懼的眼神尚未止息「我後來聽到坍落救急著出去救人,可是我卻
一邊想到:工地除了廁所哪裡來的門? 又有誰會在廁所裡面說這話?沒有意義呀...
且是女人,工地裡面女人少,她們幾個的聲音我應該認得的...可是..... 張大哥臉上
寫滿了緊張、恐懼,「最可怕的就是為什麼我聽到了...那種像氣音的聲音,在剛剛那種
吵鬧的情況下,如果不是貼在耳邊,怎麼會聽的見...好像就在我耳朵旁邊說話一樣...?br />
張大哥好像想要不斷的講,試著把恐懼講出來,不過他看起來並沒有因此而降低恐懼

洪道士說話了...「張大哥,我知道了...謝謝...那麼,天色已晚,你不妨把其餘幾
個人打發走,我們有些工作要做...」張大哥表情很是奇怪「洪小姐...我知道也許讓太
多人看不是很好,但是多幾個幫手也不錯呀?」 張大哥猜想洪道士可能是想驅邪除穢
什麼的...但洪道士神色很凝重的說「張大哥,事實上,這個地方並不是很...乾淨...

張大哥苦笑道「這個我體會的出來...

「但是...以你們今天最後挖的北邊地下室最為兇猛...,事實上這樣的凶悍程度,我
根本不敢動手驅邪什麼的,你們這個工地有太多的巧合,很難令人置信但它很可能是經過
設計的,雖然一些事情你很難相信...可是,不得不令人接受,你知道今天下午為什麼
救護車拖那麼久嗎?」

張大哥聳聳肩「是救護車拖拖拉拉吧?」

「不是的...是因為你們這個工地的北邊跟東邊都有隱含有一些六十四卦的陣法,救
護車若不注意,便會開不進來,一直在陣外打轉,就有點像是一般人常說的鬼打牆,但
那是人所設下的陣法,鬼打牆是生靈或死靈的意念產生的另外一種陣...,南邊我沒看到
有設下陣勢,你們的主要運補路線都是從南邊那條路過來所以你們還不曾遇過大問題,
可是你們自己在附近出入時,應該常常莫名其妙的走錯巷口或迷路,對吧?」

張大哥點點頭,表示同意,也表示他有在聽...

「工地看來應該屬於陣法最內側,你知道陣法中心在哪嗎? 恰恰是在北邊那個坑啊.
....
」洪道士舒了一口氣「我不敢貿然去做什麼儀式,他們很凶...,但是如果在那個坑
的周圍設下一些小小的陣的話,也許可以暫時阻止裡面的東西出來做亂,不是嗎?」

張大哥是一頭霧水「洪小姐,妳剛剛不是說這只是個什麼陣法......會讓人迷路嗎?
那你說的到底是什麼很凶....

洪道士卻不答話,只小聲的說「結界效力差不多沒了...暫時別談這個...跟我來,
做一步算一步,你要多些夥伴也是可以的,但是希望他們不要驚動到下面那些.....

洪道士沒繼續說下去,張大哥還有很多問題,但是卻不敢再多問,立刻跟著洪道士
往工寮裡面走,又同時把其他幾個工頭也叫過來...

「要快囉...酉時要過了,你們等一下去找石頭來,至少要拳頭大...每個人至少弄來
幾石顆...」洪道士忙不迭的吩咐,不過張大哥建議用工地現成的建築石塊,洪道士想了
想,覺得雖然建築石塊少了自然的靈氣,但是若要此時再叫他們冒險到附近收集石塊並不
是聰明的舉動,便決定使用現成的建築石塊...

「張大哥你們等一下動作一定要快,把石頭照著這樣排... 洪道士迅速的在旁邊
畫些圖輔助說明「注意喔...這邊線的段口可別自己亂連起來...有缺口就要有缺口...
否則等一下做白工可就糟了...對了還要一杯水...

工作一分配完大家立刻準備行動,洪道士還不忘叮嚀「大家要絕對安靜...搬石頭可
能是要出力...但是一定不要有太大的聲音,還有你們負責要排的形狀先默記好,忘記了
寧可回看,不要自己先亂排喲! 還有...走路的腳步也要泰然自若不要有緊張感喔...

正當幾個工頭出門開始去排石頭,洪道士卻發現張大哥沒動,而且滿臉驚恐....
「我...我又聽到了...是那個女人的聲音... 洪道士拍拍張大哥,說到「別緊張...
我也聽到啦...但是請快一點,酉時未過之前,它們還不是很自由的...

張大哥想到,現在就這麼恐怖,那給要是他們等一下時辰過了,可以X來晃那不豈是
更恐怖的活地獄了嗎? 一念及此張大哥就要跑過去搬石頭排陣,又被洪道士從後面攔下
「剛剛就說不跑步什麼的驚動他們了啊... 張大哥楞了一下,似乎也想起來了,儘量
輕聲的去搬石頭去了...

洪道士手持一杯水,憂心的走出工寮預備要等他們幾個排好石頭後便啟動陣法,只
是才走出工寮便聽到一個工頭驚恐的大喊...她立刻放下水杯跑了過去,定睛一瞧...
看到幾個工頭都已經腿軟,而張大哥也是嚇傻的樣子...,順著那個大叫的工頭手指方向
往坑內看去,黑暗的坑底隱約看見兩三隻手伸出那個坍落的洞口,還帶著微微青光...

洪道士當場叱喝一聲,手上的鹽米灑下坑底,同時大聲命令幾個工頭「快點啊!
想讓他們出來嗎?」 張大哥首先回過神來,立刻繼續搬石頭排陣...「別管安不安靜了...
快!別等他們出來才後悔!」洪道士又是大聲命令,同時把一張符射入坑底的洞口,符
在一隻乾枯的手上爆開,在場的人通通都聽到一陣哀嚎,但那卻是不帶有生氣的哀嚎聲,
讓人毛骨悚然...

「那邊...不要把缺口堵住啊...那是三條斷線...最後那邊不要再擺石頭了...」洪
道士急的不得了,裡面的看來是殭屍,恐怕不是很好對付,見到對面那工頭的卦似乎要
排錯,忍不住大叫...,洪道士此時緊張但又覺得好笑,明明是"" 但為了要便於理解
情急之下說是三條斷線...

然後卻是一陣大叫,一個工頭忽然蹲下抱住腳...說時遲那時快洪道士看著一團紅色
的氣體顯現出一隻狗的型態,向那個工頭進攻,想阻止則是來不及,她又大喝一聲,手結
劍印向紅色氣體攻過去「何方孽畜,在此撒野?」此時手邊帶的東西不多,洪道士左手劍
印,右手法印,單憑法力作戰「疾!」,法印奏效...紅色氣體煙散,但是這個空檔卻讓
坑底下面有了時間出來,剛戰鬥完的洪道士已聽見張大哥的驚恐抖音「殭屍啊啊.....

洪道士往坑底一瞧,已經看到一個身帶青光的殭屍用很硬的動作爬出來了...,她顧
不得陣法進度,雙手換印,右手獨占,左手三眛,又併於頭頂,是為不動根本印,「以日
月之名,向天借法,以火之實,燒淨業障...」語畢已是結印朝殭屍,「臨!」,忽有無
名火自殭屍身上起,殭屍口中又是傳來那般無生氣的哀嚎,偌大空曠的工地,令人毛髮
直豎...,眼見殭屍一邊哀嚎,卻開始試圖跳上坑頭,「想抓人?」洪道士已經是滿頭汗
,因為剛剛那一擊可算耗盡她法力的一擊,對於"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九字真言的修法
,洪道士還未滿功力,只是剛剛急了想力圖一拼,但似乎沒法子燒淨殭屍,洪道士出門
也沒什麼特別多帶什麼,這樣可真是糟了...

忽然旁邊的張大哥搬起一塊特大石便要砸下去,洪道士眼見了便大叫「張大哥,先
不急著砸!」 同時衝到張大哥旁邊,咬破左食指,畫下一符,又敦促張大哥立刻砸下
,只見大石落在殭屍頭上,重量把殭屍給打落坑底,而那殭屍似乎暫時沒法動了,「既有
我的血符,其效力則又是不同...大家快快把陣完成吧...」張大哥仔細檢查剛剛被""
攻擊的那個工頭的腳,似無外傷,但那工頭卻喊痛,洪道士正腳踏八卦步,默念著起陣
之前的的心咒,沒心思管那邊的問題,這邊幾個工頭已經把剛剛的圖紙給拿來,忙著一
一排出圖上的各種古怪排列,終於...陣法完成...洪道士檢查了一下陣法,又一邊忙著
修飾幾處小地方,一邊已經是默念至心咒後半段...

很快洪道士弄正了幾處,便開始起陣,腳下踏遍所有卦位,口中則喃喃念著鎮魂之咒
,似乎很快就完成了,但洪道士也已經是疲憊不堪樣...,天啊...上次跟那個生靈鬥也沒
這麼累的啊...

「張大哥...我還有話跟你說...」張大哥一邊扶著那個"受傷"的工頭,一邊答應,
洪道士看了一下那個工頭「這雖無外傷,不過你的魄稍稍被傷了一下,無大礙的...多休
息一下便可...

但是其他的工頭已經目睹可怕的異像,說什麼也不肯就此回去,一方面,他們怕
,但另一方面,他們想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將意思表達清楚後,決定大家一起坐著
其中一人的小發財車,今晚在洪道士的道院裡講清楚來龍去脈...

於是他們上車了...

但是工地地底下的鼓動似乎也開始在醞釀上升....



 

創作者介紹

LWPAFP

lwpa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