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是一個很古老很古老的故事,發生在小時候的夢中,是那麼不真實,卻又飄忽猶在耳際,散落天涯的星子都在夜空下閃爍爭輝,而大地上的萬物,多半在夢鄉遊蕩,卻也有甦醒,妳已沉睡,恍惚的夢裡,朦朧的聲音遠遠近近的.......

記憶裡,這有個優雅的名稱 - 秉燭夜談 ...


 
 
『愛情是什麼?』一個聲音質疑著
 
「這可真不好答,自古都說愛情難解...」 另一個聲音接續了,聽起來彷彿蘊含著悠悠的歲月,還帶著些嘆息...
 
『但是有沒有客觀一點的答案呢?人類說愛情難解只是摻合太多他們的主觀...』這個聲音並不放棄的繼續問道
 
情是人類在昇華最原始的、動物的雌雄相吸之後,在精神層面上的一種相互寄託的感情,但其源自於雌雄相吸與交往,所以愛情中少不了這成分」另一個聲音也很快的接上了口,但隨即又補充
 
「動物無法接受先苦後甘,動物的腦會盡力逃避任何不快樂,而不會為了精神層面的理由忍受痛苦,但人可以為了某些理由忍耐痛苦與傷害,當然也可能根本不想忍耐只接受對自己快樂的事情;愛情也是這般,可以超越兩性之上,完全建築在精神的相愛,但也能存在兩性的基礎上,任由天生的雌雄相吸。」
 
『愛情為何難解?』
 
「因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啊...」
 
「愛情難解,因為每個人成長環境、天生個性、看重的事物、看事的角度盡皆不同,因此每個人認定何謂「自己的精神層面寄託」的標準不同,最簡單的例子是愛情與麵包;而每個人對於要不要弄懂「自己的精神層面寄託」也不等程度的重視,甚至,有的人可能終其一生沒有思考過自己是否得到真正的愛情,自己要不要真正的愛情...等問題,而反映在人生活中的愛情也不盡相同,工作上的愛情、生活現實上的愛情、羅曼蒂克約會的愛情...。」
 
「每個人對待愛情的態度跟方式是那樣的不同,而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所以,自然難解。」
 
『人對愛情難道不會怕?』
 
「怕! 人非常害怕不確定的東西,例如對於黑暗的事物不確定,於是他們想像有害人妖物存在來解釋他們莫名的害怕,而對於妖物的害怕,他們又想像的光明的神來抵抗妖物,因此有了宗教;人對愛情非常的怕,因為任何人都無法猜透別人的心,偏偏愛情架構在兩人之上,但是很多時候,人們寧可選擇放棄抵抗,選擇相信對方,以度過有著美好信任感的生命,因為,有了愛情的生命是鮮活的。」
 
『生命鮮活又如何?死後就什麼也沒有了...』話鋒一轉,這個聲音依舊不停追問,考較起生存的哲學
 
「或許對於宇宙、地球而言,這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時間過去就事過境遷、滄海桑田,但是我們是有限時間的人類,當然就不能以這種悠悠千古的角度來想,我們又不是將要活上幾萬年的大妖怪,為什麼不讓生命精采而快樂些呢?」另一個聲音似乎不見任何不耐煩,細心的娓娓道
 
『人生以追求快樂為目的,是否有短視之嫌?』
 
「人本來就是動物,動物本身就是追求快樂的,人即使能忍受痛苦,也多是為了之後的快樂,才能忍受痛苦與傷害,所以讓自己生命精采而快樂本來就....這就是人生啊!」
 
「少數的例外是,如果能滿足心裡的某些執念(有的是已經變態的執念),才能讓人無條件忍受痛苦而不追求快樂,但是這樣的人生一定是因為生存環境或背景而造成扭曲的人生,如果可以,我希望這個世界上的六十億個人生都不是這樣的人生。」
 
「當然,為了眼前的利益而換來之後更大的爛攤的話,就真的是短視近利,至於是否如此,則是看個人選擇,也許可以盡可能的考慮周詳...」
 
『照這樣說,世界上就沒人能決策了,因為大家為了不可以短視近利,都應當盡量多考慮...然後就無限期下去...』
 
「說的很對,盡可能考慮是應該的,但是出手的勇氣也是必要的,否則就會如你說的,最終一事無成;就像很多人很怕愛情,可是最後還是鼓起勇氣的出手下去了,也許之後不順而更有負擔,可是套一個很常聽到的話,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Just do it!!」
 
『或許我真的可以多勇敢試試...』原先的聲音喃喃道...
 
「是啊...正因沒有早知道,所才要試,如果有早知道,也就不再有任何生命的驚奇與奧秘,一切都已參悟透曉,這宇宙的八荒六合之間,也就死寂了吧?」另一聲音又開始朦朧...漸漸的小聲了...
 
 
的夢中,唯周公通曉一切,而天上的星依舊...而夜露也已凝結...

 

創作者介紹

LWPAFP

lwpa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